第八十四章 苦心钻研

无人动筷子,不信邪的燕南天拿起黑黢黢的肘子。

“大哥我这肘子肯定是外焦里嫩。”

他拿着自己的战果,显摆了一下。

随即放入嘴里含住,脸上的微表情在这十几秒钟里变化多次。

他在嘴里快速咀嚼,捏紧的拳头放在桌子上,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转手就将肘子放入碗中,猛灌了一杯水下肚,长呼了一口气。

“味道如何?”楚沐尘饶有兴致的询问他。

燕南天摆手,收住褶皱的脸,竖起拇指绽放笑容。

“我觉得还可以。”

他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是够可以的,楚沐尘想起把盐当做糖一样,一大勺放进锅里,指定齁咸。

小翠夹了一个放进碗里,准备下手。

“你要吃?”楚沐尘余光一瞟,出声提醒。

小翠没明白他的意思,端出来不就是吃的吗?

行吧他转头不看,免得待会儿见她苦涩的表情。

她伸手摸了摸温度,温热的刚好下口,捏住肘尖,筷子夹着另一头,随即尝了一口。

在嘴里嚼了几下,意识到不对劲,嘴上的动作停止,瞟了一眼对面满脸期待的燕南天。

“怎么样味道如何?”他好奇极了。

楚沐尘白眼啥味道你自己没吃出来吗?还好意思问出口,人家姑娘家的怎么回你?

小翠放下肘子,肉还含在嘴里,本想使劲咽下去回答的,但作呕感自己就传了出来。

“呕……”

她吐在了地上,不好意思的用袖子挡住嘴,场面有些许的尴尬。

楚沐尘将水杯递给她,不好吃就不好吃,没什么需要顾忌“大厨”的感受。

“拿着去漱一下口,也太为难你姑娘家的了。”

小翠起身灰溜溜跑开,不想再回来了。

燕南天瘪嘴,也就咸了一点,应该没有到要吐的地步吧,是不是有些夸张了。

楚沐尘盯着还不自知的某人,那是一点点迈,没把人家咸哭都算不错的了。

“大哥要不要尝一下别的,味道应该合适。”

他推手示意让南天自己先来,大黑可是吃了一口就默默吐了,尽收他的眼底。

好嘛,不尝自己来。

挨个尝了一下,最后一壶茶都被他干光了,只剩下茶渣子。

“大哥这方面我可能真没天赋。”燕南天低头认输,厨房与他彻底无缘。

楚沐尘摇了摇扇子,微风轻轻袭来。

“那我走了,你们吃什么?难不成天天带着大黑和小翠下馆子。大黑倒是可以跟着你折腾,那人家姑娘呢?”

燕南天挠了挠头,确实是这个道理,以前就一个人什么都好办,现在还多了个姑娘,又不会武功每天上山下山的也不方便。

那咋办呢,他也没辙了,想想以后大哥去宫里了,自己又不能跟着去,在家还要考虑一日三餐,这往后的日子难过呦。

“慢慢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楚沐尘不急,这点时间还是有的。

大黑一听跳了起来,不是吧这一个月都要吃小弟的黑暗料理不成,那样的话还没等老大走,自己已经成了瘦狗了。

棱角分明,英姿飒爽不好吗?楚沐尘盯着不满这个结果的狗子,一天就知道吃好的。

老大你可不能这样说人家好吗,都是一样的食材,不能说吃好的,我只想后面能吃的下。

一桌子的菜都浪费了,也只能倒了。他琢磨着,有没有什么不需要弄的,就可以现成吃的。

想了半天最后有了个结果,不过这个东西大黑是不会吃的。

他让南天别收拾了自己来,重新弄一下回锅应该一样好吃,让他现在立刻下山去城里买几样东西回来。

白酒一壶,野山椒一口袋,红辣椒和白红萝卜各一斤,豇豆一把……

让他快去快回,自己起身收拾这一摊子。

小翠上前准备帮忙,却被拦住。

“你陪大黑玩去,这里我来。”

她望了眼狗子,摇了摇头,还是帮他一起收拾。

“大黑愣着干什么,陪小翠姐姐玩会儿。”

狗子得到命令才飞奔下来,唉没想到被嫌弃了,还得往人家脸上杆子贴近。

它身子紧挨着她,推着人往外走,有些费劲的叫了叫,希望身旁的人有点眼力见,不然老大又要说它了。

小翠好像懂了,跟着往屋外走去。

楚沐尘将盘子都放在灶台上,都过了一遍清水洗洗,将表面的盐巴洗涤,随后掏出一次性的手套把肘子上的肉扒拉下来。

把骨头放一边,抹了一层特制调料,重新烧火准备加工。

将肘子肉和青椒放在锅中翻炒,浓浓香味传了出来,还有点呛人,老古董都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可以啊小子,还以为这些你都会倒了,没想到到你手上,死的都成活的了。”

老古董闻着青椒阵阵清香味配上肘子肉肥而不腻的味道,简直期待值拉满。

楚沐尘苦笑也就煮饭这技能不会忘记,上手就知道怎么做,如鱼得水的。

伴随着香味小翠和大黑哪里还有心情在外面玩,都守在这厨房门口看着。

大黑的哈喇子地上一把一把的掉,肯定是饿坏了。

他将辣椒炒肘子肉放进盘子中,又将腌制好的骨头放进锅中小火慢炖一会儿。

回头就看见他们,一副望眼欲穿的模样,老古董倒是不客气直接将肘子肉飞入嘴里,发出囔囔的好吃声。

小翠捏住门把手,吓得脸色大变,盯着墙上的脸大叫了起来,随后倒地晕了过去。

楚沐尘来不及责怪老古董,两步上前将人抱了起来,跨过大黑走进房里。

“这是意外,一时没忍住。”老古董无奈一笑,谁知道这姑娘会突然过来,胆小还这么小。

楚沐尘给小翠把脉,好在没事,刚刚还以为把人吓死了。

大黑见人直直倒在自己跟前,都傻愣了,还以为顶多尖叫一下,没想到啊。

先让人休息,他们出去再说。

“老古董说好的有其他人在,你不出来的,你要是把那个姑娘吓死了,我可怎么跟人家小姐交代。”

哪有这么夸张的,就是死了自己也能救回来,好歹也是神仙,不能这么被小瞧。

他们说的是同一个问题吗,楚沐尘看着它满脸的无辜,倒像是自己说错了人。

他连连喊冤,只是因为太香了没忍住。

大黑举四条腿赞成,要是自己肯定也忍不住,蹭了蹭老大让他别生气了,气坏身子就不好了。

大结局 短暂的告别

楚沐尘没日没夜的摸索钻研,就连老古董也陪着他一起熬夜。

一天最多睡三个时辰,睡的比月亮还晚,起的比鸡还要早。

想起还有结界这一大大的问题没搞定,总不可能自己走了他们就不出门了,索性搬个凳子坐在面前研究,为什么自己可以进进出出。

转头问刚睡醒的老古董,可不可以想想办法。

老古董打了个哈欠,这人都不用睡觉的吗?

“你也知道这个的特殊,能有什么办法?”本来这个结界就是为了保护楚沐尘安全的,自己都破解不了。

“那它是怎么来的?”

说是来的这个老古董都忘记了,几百年前的事情自己哪里记得,好像是这样的……

楚沐尘听了半天也没有重点,废话连篇。

“哎这不重点来了,这结界是天帝给我设的好像,当时因为坏了天规,把我打入凡间特此结界。”

“那不可能让我到天上去,让那老儿给我解开。”

老古董呸呸别大不敬,会被听到的,突然晴朗的天空轰隆隆几声,像是在警告楚沐尘。

既然没办法,上面又听得见,干脆大声把人吼下来,解决了不是。

随即掏出背包里的大喇叭,按下开关键,一阵悦耳叮铃铃的音乐人传出,是老古董从未见过的稀奇玩意。

也不知道他要干嘛,正欲开口询问,楚沐尘下一秒的行为可是让他慌得一批。

“臭小子还不快关掉闭嘴,你是不想活命了吗?”

他将喇叭举起来,对着天上大喊天帝老儿,有本事就出来啊躲在上面算什么英雄好汉。

“你怎么这么虎。”老古董吸了口气,要将他和喇叭呼到自己嘴巴。

一道闪电突然劈下来,要不是老古董反应及时,这小子恐怕都成两半了。

“何人在此喧闹,陛下岂能容你如此羞辱?”

老古董见是老熟人好说话,不是雷神电母嘛。

“息怒两位,这毛小子不懂事。”

“呦你终于被释放出来了,该不会是这小子的杰作?”雷神忍不住调侃,百年未见了。

“我这不是出来透透气嘛。”

“这小子可是惊动了天庭,陛下命我们处理掉他。”电母作势抬手。

“哎……等等。”老古董赶紧出声制止,这玉帝老儿还是如此的狠心。

“说谁狠心呢?”不知什么时候,玉帝飞了出来。

除了楚沐尘呆若木鸡,其余人都纷纷低头拜见。

他抬头望着神仙,跟电视里差不多,没想到还真有这些人,自己也太幸运了,有生之年能见到这么神奇的景观。

“听说是你在大呼小叫?”玉帝看向楚沐尘询问。

楚沐尘魂都丢了,哪里还知道回答。

老古董吹了吹人,示意他醒醒,再看眼珠子给你挖出来。

楚沐尘揉了揉眼睛,抬头活生生的人,惊得捂嘴。

“问你话呢,傻了?”

他猛地点头,紧张的话都讲不出来了。

“你可知如果不是什么大事,敢惊扰陛下,后果会如何?”

楚沐尘不知,大不了要命一条,你拿去就是了。

玉帝抬手示意雷神别说了,先听他叨叨到底有什么事。

指着旁边的结界,楚沐尘支支吾吾解释了半天,也就一句话的事情。

“你平常不是挺会说的吗?关键时刻这嘴瓢这么厉害,你我都不分了。”老古董轻声调侃,这紧张都结巴的大脑肯定转不过来了。

他无处安放的手放在后身后,腿抖的厉害,一直在深呼吸。

玉帝在了解了他的诉求以后,再看看老古董护犊子的心,看来这次相处的不错,他愿意帮楚沐尘,也不是什么难事动动手就可以了。

随即玉帝挥手来到他身旁,换了一身便装下来。

突然窜出来的他,吓得楚沐尘腿软,这跟刚刚发光的玉帝是同一个人。

当然是,你小子竟然敢质疑。

“帮你可以,作为回报做顿饭尝尝。”

玉帝自从天崩地裂那一刻就知道,被自己压在里面的屋神出来了,一直都有默默的关注,发现这一次他真的有被这个小子收服,令人很欣慰啊。

“可以没问题,管够。”

随即又让雷神电母下来一起来,人多才热闹,他们不敢违抗,一闪而下,也换了一身行头。

玉帝根据楚沐尘的意思开了一个圈,并下了一道旨意在上面,只有这屋子里的人才能触碰进来。

随后结界像是活了一般,波光粼粼动了起来,像极了湖水立起来成了一片屏障。

大功告成,楚沐尘赶紧让南天他们出来试试,两人一狗跑出来看着突然多了三个陌生人,有一丝惊讶。

“大哥他们是?”燕南天抬手指过去。

楚沐尘赶紧挡住他的手,你这可是大不敬,等会儿大哥都保不住你。

让南天和小翠出去,然后把手放在一处旋转水波的地方,紧接着手就伸了进来,随着惯性被带了进来。

两人亦是如此,直呼太神奇了。

“大哥你神了,可比天上的神仙还有本事,我觉得……”楚沐尘捂住他的嘴,示意他闭嘴。

这次可真跟自己没关系,大佬们都在这里,你惹得起吗?

点头哈腰照顾三人进去,让南天去泡茶,一副狗腿子的模样,他们还是头一回见。

楚沐尘有什么办法这些人可是真惹不起,要是一个不高兴,自己可能人就真没了。

可算是照顾周到了三位大佬,出门送走了他们。

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也到了约定的一个月,邀月很准时来了。

“考虑的如何?这宫你进不进?”

邀月站在结界外询问,楚沐尘回头看了一眼他们,熟悉的人自己宠溺的狗子,是时候要告别了,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才能再回来,不舍之情涌出。

“我去。”

楚沐尘答应进宫,如今自毁系统已经解除,自己也成功了恢复技能,是该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而且外面到处都在找自己,不可能说躲得了一辈子。

回屋简单收拾行囊,第一次伸出摸了摸墙上老古董的脸,已然觉得格外的亲切。

“保重,等你回家。”老古董给了他最后的叮嘱。

他背上行囊来到结界旁,大黑在他的腿边蹭个不停,尾巴一直摇着,满眼的不舍。

“大黑呀,这个家你可得保护好了,等我回来希望一切都好。”

随即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挥手出了结界,短暂的告别现在的生活,去宫里闯出一片天吧。

“再见了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