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重生之上门废婿>第二百一十五章 腿被废了

第二百一十五章 腿被废了

张东雷想不明白,目光之中满是绝望和慌乱。

在他身旁,张栋梁依靠在墙壁上看着父亲奇怪的状态露出了诧异的目光:“爸,你在干什么?赶快去教训林枫那个小子呀,然后把我送到医院去,我这两条腿如果再不治疗的话,恐怕真的就废了。”

张栋梁强忍着痛意,冲着父亲不满的开口。

“教训你大爷,你知不知道你给我惹了多大的祸,你把咱们家要害死了。”

张东雷原本就因为这些事儿,心中积郁的所有的情绪在瞬间爆发了出来,猛地爬起身,指着张栋梁的鼻子破口大骂。

到了此时此刻,他就算是个傻子也能想明白。

这一切恐怕和林枫脱不了干系。

毕竟刚刚林枫的那一通电话是当着他的面打的,而且林枫电话里说的所有事情也在这一刻应验了。

“爸,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为什么会这样对我?”

张栋梁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不知道平日里对他极其保护的父亲为何会在他这般痛苦的时候,还指着他的鼻子怒斥他。

“发生什么了?咱们家完了彻底完了,而且你老子我马上还得去蹲大狱,没有了钱没有了我,你算什么东西?”

“以后你跟你妈两个人就在大马路上要饭吧。”

张东雷的内心已经彻底崩溃,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刻发泄在了张栋梁的身上。

早知今日,当初他就应该把这个儿子打死在家里,也免得给他惹出这么多祸端。

从小到大。

张栋梁给他惹的事儿可不少。

但那些事张东雷都能摆平。

今天张栋梁当真是把天都捅了个篓子。

张栋梁听到父亲的话,彻底傻眼了。

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家里的钱没了,他也就不是富二代了。

那些所有让他流连忘返的生活将一去不再在。

巴结他,仰望他的女人也都会对他不屑一顾,而且父亲还会入狱。

那以后与他有仇的人再也没有了忌惮。

未来将要遭受怎么样的日子,张栋梁不敢去想。

看着瘫软的张东雷和脸色发白的张栋梁。

林枫嘴角露出了一抹冷冷的笑容,没有丝毫同情的意思,更懒得在这里与二人浪费时间,起身和胡硕说了一声便上车离开了废旧轮胎厂。

重新回到了糖糖住院的医院之中。

走进病房,糖糖如今的气色比之前从急诊室里出来的时候好了许多。

在其身旁。

原本陪着糖糖的那个小女孩也不见了踪影。

如今病房之中只剩下糖糖一人,安静的躺着,闭上眼睛,呼吸颇为平稳。

不过随着林枫推门声的响起,糖糖立刻睁开了眼睛,看到林枫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刚想起身。

林枫连忙上前按住了糖糖:“伤的这么重,还乱动,躺着别动。”

“哥,你放心吧。医生说了,我这个伤势不算严重,再说只是胳膊而已。”糖糖也是不希望林枫太过担忧。

于是懂事的开口安慰了林枫一句。

还冲着林枫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不过这笑容之中夹杂着些许坚毅和苦涩。

林枫自然看得出来,无奈的拍了拍糖糖的额头,声音甚是温柔:“你放心吧,那个欺负你的混蛋,哥已经教训过他了,他现在比你还惨。”

“知道了,哥。”糖糖抿了抿嘴角,心中划过一抹甜蜜。

哪个女孩不希望自己有一个可以护她周全的哥哥。

林枫心里很清楚。

此时此刻。

这家糖糖所居住的医院,因为是紧急治疗,来的医院并不算是江城治疗骨伤和外伤最好的医院。

术业有专攻。

所以想要让糖糖没有任何后遗症,还是得第一时间给糖糖办理转院手续才行。

这件事儿非常好安排。

林枫只要给小雅打个电话,便能在那头联系好人将糖糖立刻转到了江城骨科医院。

前后也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糖糖已经躺在了江城骨科医院一个独立的病房之中。

林枫在病床前陪着糖糖说了一会儿话,一直到糖糖的父母赶来,林枫这才离去。

今天他还有要事要办。

来到了瑞士达江城分公司旗下的那家私立医院,看望常东河。

不管怎么说,常东河在江城给她办了不少的事儿。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对于常东河,林枫还是颇为关心的。

来到了常东河的病房,林枫轻轻的敲了敲门便走了进去。

常东河好像是脑子里在考虑什么事情,对林枫的进入竟然没有察觉,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

房间里除了常东河以外空无一人。

罗斯福的管家也离开了江城。

不过从海外带来的那支安保队伍,却有一半留在了常东和身边。

另一半则是在林枫的安排下住在了柳家的附近保护柳如梦的安全。

“林先生。”常东河余光瞥到了林枫,连忙艰难的起身,想要跟林枫打个招呼。

不过林枫冲着空中压了压手:“躺着吧,不用起来了。”

听到这话。

常东河才露出了笑容,冲着林枫点了点头。

不过还是让自己的身形已靠在了床头。

若是让他躺着与林枫对话,还真是有些不自在。

林枫正要开口问问常东河身体如今怎么样了?

门外。

噔噔噔~

传来了敲门声。

小雅带着一众医生从房门外走了进来。

其中领头的是一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子,看起来气势不俗,关键的是有点眼熟。

今天林枫在送糖糖去江城骨科医院的时候,好像在医院门口与这位中年男子擦肩而过。

中年男子似乎也察觉了林枫有些眼熟,目光不禁多打量了林枫一眼。

不过二人并不相识。

所以也只是相互看了一眼,并没有多说话。

对于这些医生的到来,林枫也没有丝毫的吃惊。

不管怎么说,常东河也是江城有名的大人物。

他出了安全状况,会诊的医生自然要谨慎一些,而且都是些江城的名家。

不过上次林枫帮常东河用银针止血的时候,已经查看过了常东河的伤势。

不致命。

只要休养一段时间也就好了。

“常总,您现在有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如果有的话随时告诉值班的护士,将这个消息通知给我们,我们会立刻制定更改治疗方案的。”

那领头的中年男子来到常东河病床前,神色颇为恭敬,双手乖巧的束在身前,微微躬了躬身。

即便这位中年男子看起来气势不俗,可在常东河面前还是得低头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