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

2022-09-05 12:121015757
本书由江西为你写书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1

“知道怎么伺候男人吗?”顾宸低头问我。

我浅笑嫣然,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耳畔呵气如兰,“身为娼妓,伺候男人可是我的看家本领,别人都喜欢找我,也只有顾将军怀疑我伺候男人的本事。”

顾宸锐利的眸子变得猩红,被他抓住的手腕,力气加重。

忽然,他松开对我禁锢,躺下来,“做给我看。”

于是,我按照他喜好,把他伺候的身上起了层层颤栗。

黑夜里,抬起头问他,“顾将军,奴伺候的可好?”

“甚好!”

我抽出头上的长簪,对准他的胸口心脏的位置狠狠刺了下去。

温热的血,溅了我一脸。

我迎上顾宸不敢置信的眸子,伸出舌尖舔了舔唇瓣还没有散去温热的血,痴痴的笑了出来。

他是我最爱的男人。

八年前,他污蔑我沈家通敌叛国。

八年后,我亲手杀了他!

1、

沈家通敌叛国,被抄了。

男人死,女人为娼。

阿娘随着阿爹和弟弟去了,阿姊和我留在军营,供男人们享乐。

我年龄还小,暂时只做一些粗活。

阿姊就不一样,白天日上三竿才起床,晚上还会出去,回来的时候披头散发,身上还会有淤青。

我问她去做什么。

她也从不会和我说。

后来,我长大一些,也知道了。

像我们这样的罪臣之女,在军营里俗称军妓。

职责就是用身子伺候好军营里的男人。

至于怎么伺候,阿姊没有和我说过。

我曾亲眼看到阿姊被一个野蛮的男人逼到室内的角落。

男人不规矩的手顺着阿姊的衣领滑下去,脖领处被拉扯,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肤。

那人贱兮兮的笑了两声,将她的脸按压在肮脏的墙壁上,用身体狠狠撞了一下阿姊的身体。

当时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操起水桶对准那人后背拨了过去。

结果可想而知,我被提着衣领站了起来打的晕头转向。

可我宁愿吃点苦头,也不想看到以前受人尊敬的阿姊受到如此凌辱。

那贼人把我拎到外面,绑在柱子上,众目睽睽下,在阳光下暴晒。

很快周围堆积了不少人。

“死丫头,我让你朝老子身上拨水。”

这人带着几分嘲讽的笑,将我上下打量一番。

当着众人的面对我说荤话,周围响起一片起哄声!

他后来更是没有廉耻心,当众对着我解开衣带。

在场的人都以为我会害怕,以为我会闭上眼睛。

可我偏不。

阿爹说,沈家的儿女,最有傲骨,腰不能弯。

对方显然也没想到我会盯着看,一时之间,失去了兴致,抖了抖手,穿上衣服。

我识得他。

之前因为犯了军营的规矩,被阿爹打了三十军棍,逐出军营。

我死死的盯着他,从喉咙深处滚出一抹不屑的笑。

他脸色顿时铁青,高高扬起手,不知道为什么,他反倒停了下来,粗糙的手指把遮盖住我脸颊的头发拨开,随后男人脸上露出一抹怪异扭曲的笑!

他问我,知不知道男女之事?

我没吭声!

下一刻,他一把将阿姊拽到身前,笑的污秽不堪,“那爷们儿今天就教教你这个毛丫头!”

那天,我记得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突然变得阴暗起来,随后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那天,男人的哄笑和阿姊的哭声混杂一起,彼此起伏,直到晚上才停歇。

那天,阿姊躺在泥泞的土地上,脸惨白惨白,就像阿娘亲手给我们做的糕点一样白!

我抱着阿姊冰凉的身体,她在我怀里闭上的眼睛,再也没有醒来。

……

后来,再长大些,爹爹部下的将士悄悄给我换了重身份,派我到宸王的身边伺候着,成了他身边的一名奴婢。

宸王,顾宸!

我从小就爱慕他。

沈家被抄时,我才十岁。

现在八年过去了,故人还会记得我吗?

2、

顾宸没有认出我。

这在我的意料之中,在他们印象里,我早就死在了这恶寒之地。

不过他有时目光会停留在我身上,时而欢喜时而厌恶,可又像是隔着我去看其他人。

欢喜是因为我的眉眼与他喜欢的丞相家小女儿宋菀比较相似吧。

厌恶的原因我也知道,比起宋菀的温柔,我眉眼里多了几分凌厉。

他自小就厌恶我,我也是知道的。

宸王日理万机,每每我只是将茶水放进去后,就立即出来。

刚走宸王大帐,男人们直勾勾的眼光便落在自己身上,身后伴随着哄笑声和议论声。

其中包括害死姐姐的狗杂碎。

我走了过去,又回头看了他一眼。

夜晚冰凉的风,像是在天空撕掉一个大口子,有点吓人。

身后传来脚步声,不远不近的跟着。

我索性直接吹灭手中的灯笼,转身朝着旁边更漆黑的巷子里走去。

随着我到了巷子里,身后的脚步越来越快,很快,身后的影子扑上来,从身后紧紧抱住我。

“小东西,让老子真是好想。”

耳畔是他温热的呼吸声,他的大手紧紧勒住我的腰,呼吸有些困难。

男人另一只手顺着领口钻进去,在我身上狠狠一捏,我忍不住低声叫出来,他的力气用的更大了。

转过身子,就着稀薄的月光,我去摸他的脸,唇瓣凑到他的嘴边,可就是不亲他。

他被我撩拨的不行,将我推到地上,倾身压了过来。

“臭娘们,今个儿非得好好收拾收拾你,让你见见爷们的厉害!”

我听见他嘴里发出来污秽的声音,低低的笑出来,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夜里充满着魅惑。

他还在不停的撕扯我的衣裳,我依旧是在笑。

心里对他只有无尽的厌恶,还有让他去死的决心!

我伸手摸到发髻,将今晚特意戴出来的长簪拔出来,紧紧握在掌心。

就着稀薄的月光,对准男人的脖颈处,狠狠的刺了下去。

温热的血,喷了我一脸。

男人停下了动作,震惊的看着我。

我铆足了劲,一寸一寸的直起腰身,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拔出来银簪,又狠狠刺下去,直到对方没有了生息。

这是我第一次杀人。

爹爹教过我怎么救人,却没教过我怎么杀人。

可欺辱我阿姊的杂碎,必须死。

这是他应有的下场!

我整理好衣服,站起身来,在即将转身时听到身后传来的冷飕飕的声音。

“好狠的女人。”

我脚步顿了一下,又快步走远了。

幸好暗中说话的人并未跟上来。

晚宴。

近日宽慰边疆战士的心,在出征之前会多以美酒佳肴款待,若是有需求,还可以安排女人。

为了鼓将士们的士气。

我们跳舞,作为最后的欢歌。

宴会上,他一席银色盔甲,坐在最上面的主座上。

顾宸长发束起,有几绺不安分的从两边散落,无意的扫在凌厉的眉眼,双眸深如潭水,透露出来漠然和冷淡,化成冬天的霜刀,将众人拒之千里。

似乎是遇到了难题,他的眉紧紧蹙起。

一舞之后,我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喝的满堂彩。

在最后转身时,银簪从我的发髻落下去,在铺着石子的地上,撞击出来清脆的声响。

泼墨般的发髻散落开,遮挡住我大半张脸。

正待我弯腰拾起时,一双修长的手先一步拾起了银簪。

我抬起头,顺着那只手望过去。

猝不及防,他身上名贵的檀香味道,窜入我的鼻尖。

他打量手中的银簪,压低了声音,用着三份薄凉的语气调侃:“簪子是戴在头上的,可不是用来杀人的。”

3、

他后退一步,对着我肆意的挑眉,眸底的矜贵和张狂同时透露出来。

随后,他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做回了自己的位置。

我微微侧头,仔细观察着他。

有些面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不敢妄自揣测他的身份。

后来才知道,他是赫赫有名的三皇子萧景源。

没想到,他也来边疆重地了。

出征前,士气大涨,每个人都相信顾宸他们会凯旋归来。

鲜花怒马少年将军,年少成名,早就在军营里立下威望,有他在,这场战争会很快结束!

我等了两天两夜,还是没有半点消息。

到了子时,我听见外面有马的嘶鸣,立刻惊醒了过来。

披上衣服出来后,外面一片混乱。

萧景源带着受伤的顾宸回来了。

侥幸回来的将士们奔走相告,顾将军战败,敌军马上就要攻上来。

众人大乱。

大家开始逃命。

我同样开始逃命。

只不过我脚程慢,落了后,被抓走了。

半年后,顾宸他们带兵攻上来,作为俘虏的我们,率先被他们抛在脑后,趁着混乱我顺着小路逃跑了。

被顾宸找到的时候,我几乎都要死掉,全身上下只剩下皮包骨头,浑身脏兮兮的,看不出来本来的面目。

当然,他救下的可不止我一个人。

可他似乎,又忘记了我。

不对,从刚开始在军营里遇见时,他就已经把我忘记了。

我们一群女人再悉心照顾下,病情逐渐好转。

病情好转后,我们重新被分配到军营,因为我的身体尚未恢复好,只能做一些端茶倒水的工作,可即便这样,军营里那些男人的目光,赤果果的在我身上扫来扫去。

晚上,我端着茶盏在客厅退出来,在即将迈出门槛时,忽然身后撞上了一个人。

我扫了眼那人腰间的配饰,忙战战兢兢匍匐在地上。

有仆人骂骂咧咧的声音:“没长眼睛吗,竟然敢往贵人身上撞。”

我头低的更厉害了。

4、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我便听见一道温润中带着磁性的嗓音出现在上空,“罢了,正事要紧。”

仆人这才道:“还不滚。”

我忙从地上起来,弯腰退出了门外。

第一次见到萧景源见时,他应该看见我杀人了,所以第二次见面才会提醒我。

他的心思细腻,因为有把柄在他手上,看见他,心里总会有瞬间的发虚。

穿过长长的走廊,我停在一处假山后面,拍了拍胸口,现在还有心有余悸。

可一转身,便有一张放大的脸出现自己面前。

我本想大叫一声,对方手疾眼快捂住我的嘴,并且将我直接带到假山后面。

“别说话,是我!”

我睁大了眼睛,就着清冷色的月光,看清楚面前人的模样。同时身上的戒备心松弛了几分。

他移开自己的手,我弯腰忍不住的咳。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淡淡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就这月光我都能看清楚三皇子眸底的薄怒,“我不管你怎么在顾府,总之这个地方对你来说不安全,我现在就带你出去。”

我本想挣脱他的掌心,可意外的发现竟然挣脱不掉。而他并未说为何要带走我,我都没反应过来,身子意外的被他拖着走。

眼见的就要踏出后门,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甩下他。

他晦暗不明的眸子朝着我看过来。

“我会跟着你出去的,不过我得将我阿娘给我的簪子拿出来,而且咱们今晚就这么出去,未免太过仓促,不如你去和顾宸说,就说讨个人,这样我也正大光明的跟你出去。”

三皇子狠狠盯了我好几次,我都始终一副面色如常的模样。

“好,后天就是顾家摆宴,负责接待远方的来客,到那时我自然有法子去找他将你讨回来。”

顾家摆宴,为的就是把丞相家的小女儿宋菀迎入府门。

自小时,我就知道,顾宸喜欢她,喜欢到每次见我时都会多看我几眼。

以前是。

现在也同样是。

我能够在他跟前端茶倒水,也是沾了丞相家小女儿的光。

“他应该是欢喜的吧。”

没有了碍眼的沈娇娇,娶了自己从小放在心上的女人。

所以……

他是幸福的吧。

没有来头的一句话,让三皇子蹙着眉头看我,“你在嘀咕什么呢?”

“你为什么要带我离开?”

萧景源脸上闪过几分不自然,“本皇子看着你可怜,善心大发想救救你,这个也要问为什么,你话怎么这么多?”

我垂眸应了一声,“知道了。”

与三皇子分开后,回到放内,一切照旧。

后天,府内确实来了不少客人。

萧景源找顾宸要了我,后者不知道喝多了还是什么,竟然没答应,只搪塞回了句,容他想想。

那晚,顾宸不佳,被灌了不少酒。

我装扮好自己,涂上了口脂,没等顾宸召唤,就独自踏入了他的房间。

晚上原本在屋外守着。

可今天,我很大胆的走进了里室。

我不信,醉后的顾宸,面对和宋菀如此相像的脸,不动心!

这也是接近顾宸唯一的机会。

5、

我几乎没废多少力气,他就把我压在身下。

“知道怎么伺候男人吗?”顾宸低头问我。

我浅笑嫣然,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耳畔呵气如兰,“身为娼妓,伺候男人可是我的看家本领,别人都喜欢找我,也只有顾将军怀疑我伺候男人的本事。”

顾宸锐利的眸子变得猩红,被他抓住的手腕,力气加重。

忽然,他松开对我禁锢,躺下来,“做给我看。”

于是,我按照他喜好,把他伺候的身上起了层层颤栗。

黑夜里,抬起头问他,“顾将军,奴伺候的可好?”

“甚好!”

我抽出头上的长簪,对准他的胸口心脏的位置狠狠刺了下去。

温热的血,溅了我一脸。

我迎上顾宸不敢置信的眸子,伸出舌尖舔了舔唇瓣还没有散去温热的血,痴痴的笑了出来。

他是我最爱的男人。

八年前,他污蔑我沈家通敌叛国。

八年后,我亲手杀了他!

……

未完结吼~点击下面订阅可以解锁隐藏大结局哦~~还请小可爱们多多支持哦,么么~~~~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