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无声之罪>第136章 我们会再见的

第136章 我们会再见的

厂房内部一片漆黑,司赋看着面前的Lina,这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女人此刻并没有半分惧色或者是慌乱,似乎她们还是那样沉着冷静。

“怎么了?”似乎是察觉到了司赋的异状,Lina微微侧身以一个暧昧的姿势靠在了他的身上。

司赋浅浅一笑将她轻轻的从自己身上推开:“我说,你今天是有杀手锏吧,竟然没捆住我就让我这么进来了,难道你不怕……”

司赋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寒光,然而还不等它蔓延开来,Lina便从容的笑了出来:“您这话说的,今天我们只是过来找您谈谈的,并不是想要强行带走您的,他说了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们从不会采取任何强制措施来带走你,或者是杀了你的。”

“奥?那看来我还是没有标明我的立场,你们还以为我会跟你们一起走?”司赋抬眼盯着Lina,后者也不慌乱,而是仍旧保持着那种泰然自若的样子:“当然,刚刚在门外你的领导都在,如果你说一个同意加入我们的话,那位雷厉风行的女警官会毫不犹豫的打爆你的头,但是现在这地方只有我们,您自然可以敞开心扉。”

司赋冷冷的看了Lina一眼,他深吸了一口气一拳头朝着Lina的小腹猛砸了过去。

他这一下毫无征兆,Lina被打的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身形,她瞠目结舌的看着司赋,她没有想到直到现在这个人还是这个样子,不过,也似乎是由于他这样的性格,那位大人才想要将他收入囊中吧?

“这就是我的答案,我不会更改!”

“是么?”Lina大笑道,她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遥控器,霎时间漆黑的厂房亮如白昼,司赋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但是那梁上吊着的东西还是让他不由自主的挣大了双眼。

“怎么样,司先生,您还是坚持您的立场么?”Lina缓缓站起身来用手中的遥控器指着挂在梁上的人:“我们给她注射了最新的药物,她产生了一种未知的休眠反应,这很有趣,难道不是么?”

司赋愤怒的攥紧了拳头,他盯着被挂在梁上的那个无辜的女孩儿,心中满是怨恨,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都是因为他们。

此刻愤怒已经冲破了他的最后一道防线,虽然大脑在告诉他冷静,不可以,但是他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朝着Lina冲了过去。

一道黑影伴随着危险闪烁到了司赋跟前,司赋垂下眼眸对上了一双写满了危险的眼睛。

你是!

司赋睁大了双眼,瞬间那影子伴随着一股强劲的力道朝着他碾压了过来,司赋抬手想要拦住这股力道却被蛮横的钉在了墙上。

一声闷响传来,剧烈的疼痛让司赋几乎晕厥过去,他转过头盯着顶在自己手臂上的钢钉,将惨叫声生生的咽了回去。

“如何司先生,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的医生就在不远的地方。”Lina缓步走到了司赋跟前伸出手抬起了他的下巴,司赋的左手被钢钉钉在墙上根本无法动弹,他瞪着眼前的Lina猛地抬起了另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这就是我的答案,不可能!”

Lina奋力的挣扎着,她猛地抬腿一脚踢在了刺在司赋左臂的钢钉上,司赋吃痛下意识的送开了手,Lina赶忙后退几步朝着司赋点了点头。

“那好,我知道你的答案了。”说着她看了一眼站在司赋面前的冷寒,后者朝着她比了个手势,Lina按下了手中的案件。

伴随着一声铁锈磨损的声音,被吊在横梁上的南亭身体微微下滑了一段,司赋瞪大了双眼,死死地看着那下落的人影。

“把她还给我!有什么冲我来!”司赋愤怒的嘶吼着,他的左手被那根钢钉牢牢地钉在墙上,即便是轻微的挪动都会让他感觉到钻心的疼痛。

空中的人影猛地停顿了,司赋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略微朝下挪动了半寸。

冷寒盯着司赋,他摘下了穿在身上的肥大风衣将脸漏了出来,那是一张布满伤痕的脸,虽然还泛着少年的稚气,但是却已经满是疮痍。

他从怀里掏出了两个硬币,一反一正的对着司赋,这是组织里用于选择的手段,司赋盯着那两枚硬币咬紧了嘴唇。

得到答案的冷寒走到了Lina跟前,他垂着眼眸给对方打了个眼色,Lina点点头朝着司赋微微扬起了嘴角。

“还给你?好,那我们就还给你!”

说话间Lina按下了手中的按键,南亭的身体径直朝下掉落下去,这样的高度她必死无疑。

司赋睁大了双眼猛地跃了出去,Lina惊愕的看着他那只血肉模糊的手臂,她不知道是怎样的力量能够让他挣脱开束缚的,但是她明白不管如何那都是她永远无法体会的感觉。

司赋看着怀中的南亭,她的双眼紧闭看上去好像是睡着了一般非常的安宁,她到底在做着怎样的梦呢,有没有想自己呢?

“你以为,我们会这么轻易的就让你们离开么,司赋,我们曾经是那么信任你,甚至我还……”

“别做梦了Lina,我与你们就像是白天与黑夜根本就不可能共存,你们藏匿于黑暗之中,而我必须生存在光明里。”司赋的语气平淡,他看着怀中昏睡过去的南亭,他虽然不知道她会不会醒过来但是有她在身边,他就感觉到无比的安心,他抬起头对上了面前的冷寒。

年轻警察的目光锐利,但是那少年的身边似乎确是一片虚无。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绝对不会缺席,即便是我粉身碎骨,也要迷了你们的眼睛!”

少年点了点头,他张开嘴干巴巴的笑了笑,随即打了个响指。

巨大轰鸣声传来,司赋只感觉有几千只拳头朝着自己的身上猛砸了过来,他下意识的抱紧已经失去意识的南亭,耳边的轰鸣声震得他的身体都有些微微的发麻。

这一瞬间似乎有无数道力量霸道的撕扯着司赋,他瞪大了眼睛,那潜藏在火焰中的黑色人影顿了顿随即像是幽灵一般的飘向了远方。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司戊伸出手想要扯开李明洋束缚在自己身上的手,但是那手却像是钳子一样的死死的扣在司戊的手臂上,这个单薄的法医看着远处的那片火海,心中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当时司赋跟他说过的那句话。

“帮我照顾好我的家人。”

李明洋从未见过司赋那样失落的笑容,他的笑容似乎永远都是那么自信的,不过或许这样的才是他吧。

警笛的呼啸声传了过来,李明洋看着消防车坚定地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远处苍茫的雪地已经被夕阳镀上了一层绚丽的金色,司赋起身擦掉了额头上的鲜血,他盯着那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上的背影微微攥紧了拳头。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完)